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双拥资料>典型风采>正文
岛 娘
发布于:2016-07-11 09:38:32
文字:
【大】
【中】
【小】

美丽的舟山群岛,素有沁人的蓝天绿岛,壮阔的碧海银沙,灵动的鲣鸟鸥群。一代代守岛官兵用青春与激情,在祖国的海疆书写着忠诚与奉献。
2月8日清晨,当新年的第一道曙光洒落,舟山警备区某海防团部分官兵来到岱山县高亭镇刘家岙村的一户破旧的民居,给住在这里年至耄耋的老阿妈何阿香拜年。从上世纪70年代起,“拥军模范”何阿香和官兵们的心就紧紧地贴在一起,未曾分开过。官兵们都说,老阿妈爱军拥军一辈子,为海岛军营奉献了一辈子,像娘一样亲。
             丈夫儿子相继为国牺牲,她又把孙儿送到军营——
                   三代姓军不言悔

  目睹党和军队带领人民推翻三座大山,生活发生翻天巨变的何阿香,在心里深扎下了听党话、报党恩、跟党走和爱军拥军的坚定信念。1952年,何阿香的丈夫牺牲在了朝鲜战争的战场上,留下年纪轻轻就守了寡的妻子和尚在襁褓之中的两儿一女。也不知抹干了多少眼泪,到了1970年,何阿香又把大儿子赵定国送到了远离大陆的海岛部队当兵。乡亲们都不解,但她却是铁了心:“孩他爸给起的名字就叫定国,没有国,哪来的家啊?”
儿子走后,当妈的总放心不下,何阿香时常找村里识字的人帮忙,给一海相隔的儿子写信,叮嘱他在部队好好表现,不要记挂家里。慈母的叮咛给赵定国以安心服役、建功军营的不竭动力,立功喜报也源源不断地寄回到家中,成了何阿香精神上最大的慰藉。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入伍第3年,定国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国防工程施工事故中不幸牺牲。跌跌撞撞安放好儿子的骨灰回到家,何阿香脸色蜡黄、不吃不喝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乡亲们一拨拨来看过之后,都止不住地摇头:“定国妈身体垮成这个样子,以后还能起来吗?”“谁遇上这样要人命的事,也扛不住啊!”
  那年初秋,地里的南瓜黄灿灿躺了一地,不需半月就能得丰收。何阿香拖着虚弱的身子从床上起来,小儿子赵定光在母亲床头收拾时不经意发现一瓶农药,吓得瞠目结舌。“瞎操心啥?没的人已经没了,咱活的人还得往前奔。”正迟疑间,母亲何阿香却嗔怪他,“咱不能等着让国家养活,还得要靠自己的劳动。地里的庄稼闹虫害,等着给药哩。”就在那天的田间地头,赵定光从母亲额头渗下的晶莹汗珠中再次看到了折射的耀眼阳光。
  等到晚间小憩,村里的邮递员送来了一沓信件,其中还夹了一张汇款单,收件人全是何阿香,寄件地址也清一色写着何阿香熟悉的那个小岛的名字。“我亲爱的母亲,请您不要悲伤!务必照顾好自己!”“儿为了祖国的国防事业牺牲,是光荣的!无法在您身边尽孝,是遗憾的。”“请您一定要坚强,儿是您的牵挂,您也是儿的牵挂!儿的心永远和你在一起。”……署名:儿子赵定国。赵定光怎么也想不明白,接到讣告后没流一滴眼泪的母亲,却在自己念完一封封漂洋过海的家书之后泪流满面。何阿香当然知道,这些字迹不一的信件绝不可能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亲笔书信,那时的她甚至觉得:“我是有福之人,儿子走了一个,却来了一群。”
  2008年11月,何阿香唯一的孙子长大成人,在她的执意要求下,孙儿也报名参了军。当得知体检、政审等均顺利通过后,何阿香高兴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说:“祖孙三代都姓军,这下就圆满了。”

          执意举家搬迁上海岛,她把部队看得比自己生命更重要——
                  毕生守望海岛兵

  浩瀚的东海,见证着一位老阿妈对部队几十年如一日的守望。
  在官兵们身上,何阿香看到的是儿子定国当年的样子;在何阿香心里,自己和岛上的这群官兵早已成为了一家人。老母亲孑身一人远在海岛,当儿子的心里肯定不放心。经过几次劝说,赵定光还是拗不过母亲,终于在1978年夏天决定举家搬迁上岛。
  守岛部队精简缩编后,空出的空余营房和仓库无人看管。何阿香得知这一情况后,便主动承担起看管营房的任务。一天夜里,15号超强台风袭击舟山群岛。一时间,狂风如鬼哭狼嚎般嘶吼,风雨把部队营房的门窗拍打得“嘭嘭”作响,惶恐、无助、退缩溢满每一人的每一个细胞。何阿香想到库房里还有几百斤部队存粮没有披上防雨布,就瞒着家人不顾一切冲进了风雨里。刚推开库房的大门,瘦弱的何阿香就被风“甩”到在地,手腕顿时疼痛难忍。她挣扎着站起来,嘴里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强忍剧痛关上门,迅速把防雨布铺开。由于营房年久失修,风雨从门窗和墙缝中刮进来,何阿香好不容易盖上这头,那头又被刮起来。等到把所有的防雨布铺完,再用大石固定住,时间已到了次日凌晨。忙完一切,何阿香还是放心不下,愣是在风雨交加的库房里守了一夜。
  第二天天一亮,风雨稍稍小了一些,几百斤粮食完好如初,何阿香却病倒了,高烧39.8℃。小儿子定光找了许久,才在部队库房里发现了蜷在墙角的老母亲,正发着高烧神智昏迷,手腕还肿得像个馒头,他悲从心来抱紧母亲哭着说:“娘,万一你有个好歹,我怎么跟哥交待?”何阿香却说:“有什么好哭的?一把老骨头,能为部队做点贡献说明我还有用,该高兴才对哩!”
  老阿妈何阿香把部队看得比自己生命更重要,守岛官兵们都看在眼里,都感动在心里。官兵们说,还有一次也是台风来袭,何阿香早早地就把看管的营房门窗都加固了一遍。谁曾想,部队营房安若泰山,自家房屋的屋顶却在夜里被台风掀个精光。看着风雨过后一片狼藉的家,何阿香一言不发。“这还是个家吗?”乡亲们看到后也不禁摇着头感叹。在大家的唏嘘声中,部队官兵们自发带着工具、材料来了,二话没说就开始整修屋顶,令何阿香感动得老泪纵横。
  老阿妈何阿香爱国拥军的事迹在小岛上渐渐被传为佳话。1984年8月1日,由民政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联合举办的建国以来首届全国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先进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何阿香被选为“爱国拥军模范”代表远赴首都参会,期间还受到了李先念、王震、杨得志、余秋里等党、国家和军队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从北京回来后,何阿香叫儿子把奖状拿到镇上去精心装裱起来,挂到家里的墙上,逢人便夸:“这是部队首长亲手给我颁发的,稀罕着哩!”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她被守岛官兵们看作最亲的亲人——
                     碧海蓝天鉴深情

  小岛虽小,但是官兵们的家,家里有娘,何阿香就是全体驻岛官兵共同的娘。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40多年来的每一天,几乎是同一天,岛上的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不变的是何阿香的深情守望,不变的是官兵们对娘的无比敬爱。每逢重大节日、新兵下连、老兵退伍,官兵们都会组织前来看望何阿香,给老人带来米面粮油,替她收拾院子、生灶做饭,和她一起合影留念。何阿香每年都会给即将退伍的老兵织一些手套围巾,成为老兵们离岛后的一生珍藏。
  听老阿妈讲讲过去的故事,替她擦去眼角渗出晶莹的泪珠,官兵们心里对小岛的情感就更加不言而喻。渐渐地,大家有了工作烦恼、情感问题、家庭变故,都喜欢来找何阿香谈心。通信连指导员张蕾伟说,2012年,营里有个上海籍的新兵小沈,因适应不了海岛艰苦的环境和繁重的训练执勤任务私自离队,全营官兵找了一大圈,最后在何阿香家里找到了他。原来,离开小岛之前小沈打算再去向老阿妈道个别,因为以后就再也不能回来看她了。
  进入2000年以后,何阿香年岁渐高,行动不便,视力也一天天地下降,眼里仿佛蒙了一层水雾。她对前来探望的官兵们说:“娘老了,不中用了,净给你们添麻烦,你们以后不要管我了。”
  可娘虽这么说,亲情却怎能说割舍就割舍?时至今日,80多岁高龄的何阿香家里还都会迎来一些“不速之客”,那是退伍老兵们自发的回岛探访。2015年5月10日,赶在母亲节这天,来自江西、湖南、广东、贵州等地的18名退伍老兵就千里相约到何阿香家中探望。湖南籍退伍老兵李嘉鹏此行还带来了妻子儿女,小孩才牙牙学语,在爸爸的引导下叫了一声“奶奶”,令何阿香幸福欣慰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那天的海上天高云清,小岛上空又回响起曾经无数次回响的一首歌:“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不管你多富有无论你官多大,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咱的妈……”

                                    (汤格平 龙 煜)

无标题页
版权所有、主办:舟山市双拥办  维护管理:浙江易舸软件
地址:舟山市新城千岛路225号   电话:0580(2022811)
ICP备案编号:浙ICP备14018243号-4